Tag: 篮球的知识

基于比赛能力导向的小学高年级篮球大单元教学设计

刘翀 高立民:协同合作全员上场排球对抗赛大单元教学设计——小学六年级第二学期大单元学习方案

长期以来, 我国小学篮球教学普遍存在着只重视篮球技术动作规范教学,而忽视学生篮球比赛能力提升的问题。第一,教学中涉及的篮球核心技术内容少且只重视技术动作的教学。例如传接球教学只教授双手胸前传接球,没有头上体侧等多种同样重要的传接球动作教学;只学练技术动作本身,对于比赛中什么时候用、如何使用的重要内容却并没有涉及。第二,教学中“比赛”太少,无论是技战术教学课中的比赛还是完整的比赛课都很少,没有学生展示和应用的机会,并且对于比赛真正需要的体能以及规则、裁判法知识等也很少涉及。第三,3~6节课小微单元的存在,让篮球运动的教学流于表面,使学生对于篮球的认知和技能的掌握停留在最初阶段,很难形成真正的篮球技能, 更无法具有良好的比赛能力。

针对教学中出现的问题,提出以比赛能力为导向的大单元教学设计思路,目的就是要让学生在长时间、系统化的大单元教学安排下,进行基于比赛的情境技战术学练,学习到篮球技能的动作方法,更重要的是学会在比赛中该如何正确使用技战术的能力, 最终提升篮球比赛能力。本文将以小学高年级大单元设计为例进行阐述。

小学阶段篮球课每学期18课时,6年12学期共216课时。每个学期大单元教学内容结构与要点包括:基本知识与技能、技战术运用、专项体能与一般体能、展示与比赛、运动项目完整体验等五个维度。

课堂教学中针对基础知识、基本姿势、移动、运球、传接球、投篮、持球突破、组合技术等的学练。

在一个学期大单元教学最后的至少3节课组成一个完整的篮球项目活动,可以是小赛季,目的是让学生在经过一学期的学习后,在最后阶段有一个运动项目的完整体验。这当中包含了规则与裁判法、观赏与评价等学习内容。

水平三大单元教学内容要点(表1) 设计的目标是培养学生了解篮球运动的发展,了解规则及技战术特点,能够进行三对三、四对四、五对五的比赛,并在比赛中进行裁判,对比赛过程有一定的观赏和评价能力。

基本知识与技能是以篮球基本知识和小篮球基本技术为根本,水平三强调简单情境下基本技术的运用。

技战术运用是战术方法的学练, 从水平二阶段开始逐步展开,水平三进行简单学练。

展示与比赛是在教学过程技战术学练之后,针对性地设计比赛(修改简化规则比赛、真实比赛等),重点是对所学技战术在对抗情境下灵活运用以及战术意识、团队配合、体育品德的培养等。

运动项目完整体验为小赛季的形式,用至少3课时的时间完整打造一个篮球系统活动,重点是巩固技战术学练效果、实践规则与裁判的知识、观赏与评价比赛或游戏等。

基于比赛能力导向的小学篮球课大单元教学,给予学生充足的时间进行篮球技能的学练。为了更好地提升大单元教学的效果,一个学期18次课的内容安排要更加科学合理。

为了让学生能够进行比赛,必然涉及比赛所需要的移动、运球、传接球、投篮和防守等方面的核心技术, 因此,在学期大单元18次课的教学过程中, 肯定会将移动、运球、传接球、投篮和防守等方面的内容包含进来,并各自在不同年级设定本阶段应该掌握的核心技战术,且随着年级提升,核心技战术呈现由易到难、由简单到复杂的趋势。根据这样的逻辑顺序,在水平三阶段需要掌握的核心技术内容包括几个方面(表2)。

需要说明的是,不同技术在不同年级学练要求是有区别的。“新授” 指该技术在本阶段是刚开始学习,主要进行技术动作巩固和和简单情境下应用的练习。“巩固”指该技术在本阶段是多种简单情境下的应用练习。“提升”指该技术在本阶段是复杂情境下的应用和(或)多人配合下的应用练习。

(二)课程内容的设置遵循组合技术学练-简单规则下的对抗竞赛-简单规则下的多人对抗竞赛-小赛季比赛的逻辑顺序

以水平三五年级大单元教学设计为例:基本知识教学为1节课。传接球、运球、投篮和持球突破组合技术教学6~7节课,综合组合技术教学3节课,简单规则下的对抗4~5节课,小赛季3节课(表3)。各类课程教学数量由教师根据学生掌握情况进行统筹安排,目的是让学生既掌握技战术动作的方法,又应用该技战术的多种复杂情境,并在对抗和比赛中能够有初步的使用,切实提高比赛能力。

为了提高学生篮球比赛能力,除了在内容选择和大单元课次安排上进行合理设计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上好每一节课,尤其是组合技术教学课, 让学生在课堂教学中能够学有所获,并有针对性地提升专项运动能力,最终形成综合的比赛能力。

小学篮球课堂教学遵循“学会、勤练、常赛”的教学理念。这里的“学会”是指教学中,通过教师的讲解示范或者挂图演示等方法,让学生既明白技术动作规范,又知道在比赛情境下应用的要求。“勤练”是指根据技术在比赛中应用的要求,设计特定比赛情境,让学生在其中感受技术动作的使用时机和要求。“常赛”是指在学练之后,通过简化或改变规则的形式,让学生在比赛的环境中进行体验和应用,真正提高学生在比赛中观察和做决断的能力,切实提升比赛能力。

例如交叉步持球突破技术教学中。“学会”阶段要让学生明白该技术是接球或持球队员在外线,面前只有一名防守队员,且此时内线空虚时,可以使用的一种突破技术,可衔接投篮、上篮或者传球等技术。“勤练”阶段要设计模拟比赛情境,在罚球线度位置设置标志桶,让学生模拟外线防守薄弱、内线空虚的情况,果断进行交叉步突破的使用;接着进行有防守人消极对抗情况下的情境练习,让学生通过判断防守队员的站位,决定是采用从左边还是右边进行突破。“常赛” 阶段可设计1对1对抗赛,根据实际情况综合运用包括交叉步持球突破在内的运球和投篮技术动作,如果采用该技术得分,将得分分值提高。或采用2对2对抗赛,在分析判断场上情况下, 综合运用传接球、运球和投篮技术, 同样以改变分值的方法,鼓励使用交叉步持球突破技术。

综上所述,基于比赛能力导向的小学篮球课大单元教学设计的制定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以《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为指导,应用基于比赛的球类教学理念,从篮球运动规律、学生小学六年教学的整体安排、不同阶段学生身心发展特点等多个方面进行综合考虑,创设适合青少年篮球学练的教学模式。

青少年运动(JuniorSportsCenter)是由睿泽体育创立的青少年体育教育信息分享和交流平台,我们倡导先进的体育教学理念,传播最新的体育教育资讯,分享青少年体育教育经验,并为中小学体育教师和教练提供专项教学培训和指导。

篮球常识篇1:场上5个位置正在逐渐多样化人人皆可当中锋

组织后卫和控球后卫是一样的,他们对应的都是篮球比赛中的1号位,英文名称point guard,只是在翻译的过程中,出现了2个不同的版本,一个翻译成组织后卫,一个翻译成控球后卫。

这2个翻译,都不是单纯根据字面意思进行翻译,还结合了场上职责,1号位的作用就是控球、组织,所以翻译过来叫控球后卫或者组织后卫。

翻译同样存在偏差的,还有2号位,shooting guard,字面意思应该是投篮后卫,但根据2号位的场上职责,实际翻译是得分后卫。

剩下的3号位翻译成小前锋(small forward)、4号位翻译成大前锋(power forward)、5号位翻译成中锋(center),跟字面意思还是比较接近的。

1号位,PG,控球后卫/组织后卫,职责是控球和组织,通过对球的控制来决定在恰当的时间传球给适合的球员,形成有效进攻。

2号位,SG,得分后卫,职责是得分,需要有精准的投篮能力和快速突破能力。

3号位,SF,小前锋,职责是攻击篮筐,通过各种手段,将球送进篮筐。小前锋不仅需要靠技巧得分,还要加强对抗得分能力。

在最初的篮球比赛,每个位置的球员各司其职,各具特长。但是随着篮球的发展,球员和教练对规则的理解更加透彻,球员的身体素质和技巧也逐渐提高,很多球员都变得更加全面,他们甚至能同时胜任多个位置。

以当年的公牛为例:乔丹的位置是得分后卫,但是乔丹是一名非常出色和全面的球员,所以公牛的战术安排是让乔丹不仅要承担得分后卫的职责,还要兼着小前锋的职责。

而场上的小前锋皮蓬,除了承担部分小前锋的职责外,还承担着控球后卫的职责,他负责球队进攻的控球和组织。场上的控球后卫阿姆斯特朗,他的职责则被弱化,只需要负责简单的组织、投篮、防守,相当于承担着小部分的控球后卫和得分后卫的职责。

比如邓肯可以打大前锋、中锋2个位置;卡特可以打小前锋、得分后卫2个位置;库里可以打控球后卫、得分后卫2个位置;詹姆斯可以打大前锋、小前锋、控球后卫3个位置,等等。

不仅如此,随着战术和打法的逐渐丰富,场上有些职责,并不需要“专职”球员,于是出现了一些“畸形”的阵容,他们的战术不再是均衡化,而是选择性放弃一些职责,强化一些职责,最经典的就是五小阵容。

以勇士的五小阵容1.0版本为例:格林、巴恩斯、伊戈达拉、汤普森、库里。实际上,5个人分别是PF/SF/SF/SG/PG,没有C,但有2个SF,通过球员的全面打法,重新拼装成完整的战术体系。

大前锋格林承担着中锋的篮下防守、大前锋的蓝领工作,还有部分控球组织职责;

可以看到,控卫的职责,由库里、伊戈达拉、格林一起承担;得分后卫的职责,由克莱、巴恩斯、库里一起承担;小前锋的职责,由伊戈达拉、库里承担;大前锋的职责,由格林、巴恩斯承担;而中锋的职责,被弱化和分解。

随着篮球的发展,场上球员不再是严格按照1-5号位去划分和使用,重新出现了颇具特色的位置,比如组织前锋:泛指有组织能力的前锋,比如詹姆斯;控球中锋:泛指有控球能力的中锋,比如考辛斯、约基奇。能赢球的阵容就是好的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