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如何才能打好门球

塘栖盲人门球训练基地有位

原标题:塘栖盲人门球训练基地有位追光者 凭触觉听觉打门球

9月3日,中国男子盲人门球队在东京残奥会上获得银牌。这支队伍中的绝对主力,来自温州永嘉的小伙胡明耀因神似日本漫画《咒术回战》中的角色“五条悟”而受到大家关注。

在网友看来,胡明耀的白发,成了耀眼的光。相同的发色,消瘦的身形,简直就是五条悟的“真人版”。

从东京回来后,胡明耀就一直驻扎在塘栖盲人门球训练基地(以下简称“基地”)继续训练,日复一日。“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喜欢,我还是我。”现实中的胡明耀腼腆又低调。

“如果因为我,盲人门球这项运动的知晓度更高了,大家更愿意看比赛了,也更了解残疾人运动项目,那我会很开心!”胡明耀说。

现在对胡明耀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备战杭州2022年亚残运会。为此,胡明耀和队友们一起,每周训练六天。

“杭州亚残运会是在家门口举办的赛事,希望有机会能在杭州打国际性比赛,也期待自己和队友们能拿到冠军。”胡明耀说。

胡明耀现在训练的基地作为民营场馆,将于2022年10月10日至15日承办杭州亚残运会盲人门球项目预决赛,预计产生2枚金牌。

2003年,企业家陆财良经营着一家福利性质的纺织企业,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介绍了一支盲人门球队前来就业。这些年轻的盲人门球运动员们到了工厂,日常会借用塘栖镇中学的体育馆进行训练。

学校体育馆里没有空调,公司就在办公楼里加上一层,装上空调,给他们当做训练场馆。硬件“安排”上了,加上刻苦训练,2004年在杭州举办的全国锦标赛上,浙江的盲人门球队一举夺得男子冠军、女子第四名的佳绩。

2007年,这里就变成了国家盲人门球训练基地。残疾人运动员在基地里训练后,参加各种国际比赛,拿到了很好的名次。

时钟拨至2009年,因运河综合保护的要求,基地迁址余杭塘栖镇新场地,100多亩的训练基地建了起来。

一晃十余载,为更好地满足杭州亚残运会赛事需要,今年4月30日,基地启动了场馆提升改造。

12月3日,杭州亚组委副秘书长、副市长陈卫强一行赴基地调研。“目前改造进度如何?改造过程中遇到了难题?运动员们提出了哪些无障碍设施改造需求?”陈卫强关切地问。

“基地改造主要包括2片比赛场地和4片训练场地(总面积约16000平方米),同步实施红线范围内交通流线和景观绿化的提升,改造计划于今年12月底前顺利完工。”临平区相关负责人表示。

“改造的过程中要本着节俭办赛的原则,在场馆改造同时,做好周边环境整体提升和无障碍设施改造。特别是无障碍设施改造,要严格按照相关建设标准进行实施,要把基地打造成国际型无障碍设施的样板工程,要对基地及周边无障碍设施进行再检验、再提高,全力呈献一届‘有爱无碍’的体育盛会。”陈卫强表示。

“基地的无障碍设施,更多地考虑视觉残障运动员的需求。从场馆门厅开始,通往每一个功能用房(休息室、医疗室等)及比赛场地,未来都将设置盲道。”基地负责人透露,这里所有的门上都安装了自动感应的语音播报器,温馨提醒运动员已进入某区域。另外,还为视觉残障运动员的导盲犬设置了休息区。

“基地将严格按照杭州亚残组委时间节点,12月底前完成全部工程并申报综合验收。同时,在临平区委组织部统筹安排下,抽调区委组织部、宣传部、文广旅体局等15个部门27名业务干部组成塘栖盲人门球训练基地竞赛核心团队,目前,已完成塘栖盲人门球训练基地团队设置和人员计划编制的初版。”临平区相关负责人说。

早在今年9月,基地的竞赛场馆运行工作明确了计划编制阶段、测试演练阶段、赛时运行阶段、赛后移交阶段的时间节点和任务要求。目前,场馆核心团队正在编制竞赛场馆赛时运行计划(共10个单元),已根据要求完成基础信息、日程安排、客户群服务等单元的工作任务。

基地负责人透露:“为了更好的完善场馆化运行工作,明年6月,这里将举办盲人门球测试赛,在实战中找不足,进一步推进亚残运会筹办工作。”

同步推进的还有基地的赛后利用方案,“我们想在呈献一场场温暖温馨的比赛之后,让更多市民共享亚运红利。”临平区相关负责人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每日新闻播报2022-8-18】

8月17日,西丰门协在西丰县教育门球场举办了场地邀请赛,6支球队参赛。在全民健身,全国门球大联动时期举办门球赛意义非凡。比赛结束,门协主席刘学增和这次赛事主办人许明治为参赛球友发放了纪念品。[通讯员王振文]

江苏-全民健身日·全国门球大联动——江苏省新曹农场、东台市奧凯门球俱乐部开展联谊活动

8月17日,东台市奧凯门球俱乐部受江苏省新曹农场门球俱乐部邀请,从百里外赶到新曹农场全民健身门球场,受到主办方门球俱乐部负责人(退休老场长)花德旺以及门球人的热情接待。

本次活动,执行《2015规则》,两个俱乐部各出两支球队,进行4场对抗比赛,不计名次,通过技、战术交流达到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和增进友谊的目的。活动期间,领队、教练和队员相互之间进行深入交流,一致认为,只有加强个人基本功练习,掌握过硬的门球技术;深入学习和理解、不断践行门球战术思想,灵活运用门球战术;与时俱进,通过多种形式强化训练,培养球队队员的良好心态和团结协作,勇于拼搏的球队精神是俱乐部的主要任务。

奧凯和农场俱乐部领导表示,继续加强俱乐部建设,坚持做好走出去请进行的联谊活动,支持、引导和鼓励会员积极参加俱乐部组织的各项活动,不断提高会员健身的自觉性,努力做好全民健身工作。[通讯员夏云保]

8月18日上午,盐城市大丰区门球协会在职工学校三连片球场举办全民健身日门球大联动我爱门球竞技选拔活动。来自新丰、供电、上海、川东两个农场及大中地区共10名队员以力度,撞击,闪击为主体的三大项九个小项,分别进行基本技能测试,通过记分形式从高分到低分选拔7名队员,组建一支竞技门球队。

报名参选的队员从7月19日开始冒着持续高温坚持刻苦训练,以积极姿态参与竞技选拔比赛。今天上午7时许,在门协杨晓琴主席的简短动员后,陈健会长宣布参选队员分两组展开单项测试,经过近3个小时的紧张角逐,7名入选队员荣立榜单。大丰区门球竞技队正式成立以后,将在门协的直接指导管理下,按照预定计划和竞技比赛规则,开展门球技战术常态化培训,为发展和提升大丰区门球竞技水平作出积极贡献。[杨晓琴、陈兆昌/通讯员夏云保]

8月16日至17日,济南市老干部门球俱乐部第四届康乐健身门球双打比赛,在市老干部活动中心门球场举行。本次比赛由市老干部活动中心主办,市老干部门球俱乐部承办,“小二放羊”济南分公司赞助,共有18对组合36名队员报名参加。

新兵战精英,乐在门球中。本次比赛虽然规模不大,选手不多,但大都是泉城门球爱好者中的精英。尤其是两对双“80”后和双“50”后组合,更是引人注目,让参赛选手们举手点赞。83岁的郑洪兰与86岁的代长运是济南市门球届的前辈,代老在90年代曾获得全国门球双打冠军;郑大姐则是连续多年挂帅济南市队参加省内外大型比赛,多次摘金夺银。俩人可谓是强强联合,久经沙场,技战术老道。而7313老军工门球队范立新、赵元娥则是年龄最小的一对双女组合,年龄均在50多岁,球龄刚满三年,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她们在小组循环赛中两胜两负,以胜负关系的微弱优势进入前八。

淘汰赛与另一小组第一名交手,在比分相同点球大战中,经过六轮比拼进入前四。在季军争夺战中,面对“双80”后,她们不畏强手,稳扎稳打,在比赛终结时,赵元娥一杆中远距离的闪击撞柱,以两分优势赢得胜利,她们在“双80后”的赞誉声和观众的掌声中露出了笑脸。

经过2天40场激烈角逐,刘大勇/闫金霞、卞新中/赵建华、范立新/赵元娥、郑洪兰/代长运组合分别获得一、二、三、四名,任保林、陈自银、丁玉芳、王荣华四对组合获得并列第五名。[通讯员曲现状]

科左后旗老年体协于8月13日至14日在门球苑门球馆举办了由科左后旗退休干部93岁巴图老人个人赞助的喜迎二十大,庆祝建军节95周年门球邀请赛。来自满洲里市,通辽市本旗的共28支球队200多人参加。经过91场的友谊赛,获得前8名的队是:满洲里公园一队、老年体协队、通辽友谊队、常胜镇队、朝鲁吐鎮队、政府队、金宝屯镇队、满洲里公园二队。[通迅员孙国英]

天津-天津门协首次参加市鼎级大型活动2022“活力河西,哪吒体育嘉年华”

8月17日下午4:00至6:00,由天津市门球运动协会兰公胜秘书长率队一行30人,出席并参加了颇具影响力的、由天津市体育局、商业局、文旅局和河西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四届“2022活力河西哪吒体育嘉年华”大型舞台门球项目宣传表演活动。

门球项目是首选进入本活动,市门协立足给大会送去“去繁就减、简单易看、容易接受、提升兴趣”的10米击球到位、闪送到位,两米闪带球、跳球表演、擦边球演示等等精彩基本功画面,让门球场外爱好者眼球与视线,始终勾着门球转;同时,让门球解说员释放真情,给前来参加活动的每一位运动员镜头,让她们自我介绍打门球带来的好处,借以打动大会的每一位观众。本次活动,同时开展得还有沙滩排球、篮球、足球、拳击、柔道、电竞、健身、极限运动和陆上赛艇等15个体育项目,活动聚焦体育、文化、商业、娱乐的融合,构建全新消费场景。

首批入选参加活动的门球人有天津老一辈门球人、86岁王兰珍,佳园里小学门球队谢文轩、宋昱熹、朱曦林,残疾人代表和军休干部代表,及河东区、和平区、河西区的门球好手。市门协领导兰公胜、周滨、杨锡和、贾跃刚和王鲁西也参加了活动。

“2022活力河西哪吒体育嘉年华”活动大会组委负责人,对门球项目首次进入嘉年华活动,非常感兴趣并给予了很高评价,他希望并提出与天津市门球运动协会明年再合作,将有益于全民健身最好的体育项目搬上大舞台,让天津老中青少市民参与进来广泛受益,活出精气神,身体更健康。[通迅员叶连起]

为庆祝第14个全民健身日,喜迎党的二十大,由北京市朝阳区社会体育管理中心主办,朝阳区门球运动分会承办的北京市朝阳区第10届“重阳杯”门球赛,于8月16-17日在朝阳公园门球场举办。本次比赛共吸引朝阳区29支注册队伍、260余名教练员和运动员参赛。为了鼓励更广泛参与,本次比赛不设年龄限制,年龄最大的球员、金台队的队长徐建中先生已90岁高龄,最小的球员垚垚只有10岁。

按照北京市朝阳区体育联合会疫情防控要求以及做好防暑降温的规定,比赛严格查验健康码,入球场测量体温,要求所有参赛球员至少接种两针新冠疫苗,并给每位参赛人员配发口罩和矿泉水等防疫防暑物品。每个队都必须填写《安全责任书》方可参赛。所有队员斗志昂扬,既展现出高超的球技,又发扬无私奉献、相互关爱的门球人精神。

经过2天75场球的较量, 金融街队获得冠军, 白鹤队获亚军,厚德福二队获得季军, 清华附中朝阳学校队、京铁一家二队、小营社区队、京豫俱乐部 队、众冠队获得第四至第八名。朝阳区门协领导给获奖队颁发了奖杯。

本次比赛充分发扬“让健身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全民健身,共同抗疫,坚持防控,健康快乐的宗旨,是一次球友间、球队间切磋技艺,增进友谊的机会,也进一步为在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下举办群众线育活动积累经验。[朝阳门球运动分会尹超/通讯员周利利]

8月17日,为提高门球人的竞技水平,切磋球技,交流球艺,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由晋城市门球协会技术专委会副主任潘巨轮,裁判专委会副主任周香利发起的门球双打“擂台赛”,在晋城市体育场门球中心举行。

上午八时,晋城市老年人体育协会联合党支部书记、门球专委会常务副主任、晋城市门球协会主席、国家级教练员王建龙,晋城市门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春留,原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门协顾问杨保山等领导岀席开擂仪式,全体应擂运动员参加仪式。王建龙主席致词。

据悉,潘巨轮、周香利两人球技底功着实,战技水平高。潘巨轮在参加“黄河区城九省区华北区五省区选拨赛”、“美丽中国全国门球大赛(昔阳站)”“全国第30届{牡丹杯}门球赛”中,发挥岀色,配合周密,技术到位,为晋城市获得可喜佳绩立下过汗马功劳。

本次赛事执行《2015规则》,由刘金社、刘新社,梁军、达铁茂,张秀清、韩究德,孔永胜、田铁眉,裴斌芳、席有国,裴建兵、达广茂,田和忠、张赵峰7支双人组合应擂队直接对打擂主。赛事角逐非常热烈,比分几乎不分上下。经过7场的激烈角逐,达广茂、裴建兵,裴斌芳、席有国两支应擂队,分別以14:9、12:10赢得擂主,获得了擂主赠送的礼品。[通迅员原天胜]

云南-2022年“全民健身日”主题系列活动一一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第二届退役军人门球友谊赛在蒙自市成功举办

为庆祝建军节95周年,红河州第二届退役军人门球友谊赛于8月9日至11日在蒙自市成功举办。共有来自全州各门球协会的退役军人门球运动员74人,裁判员和工作人员共计110人参加。12支球队被分成两个组,经过两天的小组循环赛和决赛,泸西一队、蒙自队、弥勒一队二队、泸西二队、州直蒙自队、个旧市队七支球队荣获优胜奖;州直个旧队、建水一、二队,河口、开远屏边队荣获优秀奖。红河州老体协主席王之友、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新华等领导亲自为获奖球队颁发了获奖证书。

本届退役军人门球友谊赛是州老体协为关心关爱退役军人,使退役军人门球运动员有个相聚、相识、相交、增进战友感情的平台。州老体协主席王之友,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新华,州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陆锦锋,州门协主席张绍华,蒙自市老体协主席薛毓才等领导出席了8月10日上午8时的开赛仪式。仪式由州门协主席张绍华主持,王新华副主席致词,陆锦锋副局长讲话,王之友主席宣布开赛,并与陆锦锋副局长为比赛开球。

王新华和陆锦锋两位领导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退役军人曾经为军队建设和国防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保持了军队的光荣传统,做到“退役不褪色,退伍不褪志”,积极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努力和贡献,并积极参与全民健身运动,为老年体育事业作出了贡献,希望继续保持和发扬光大。退役军人们深受感动,纷纷表示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为我州经济建设和全民健身运动作出新的贡献。

参加这届退役军人门球友谊赛年龄最大的86岁,也有参加过自卫反击作战的英模和伤残军人,大家相聚一堂,畅谈战友深情,追忆部队的火热战斗生活和到地方后的艰辛历程和人生经历,大家互留电话,互联微信,情深意切,纷纷感恩党和部队的培养教育,感谢州老体协和州门协的关心和厚爱。[唐明]

学打门球一年第一次有了成就感

门球,打了一年零十六天,始终磕磕绊绊找不着北。笨?好像不算太笨。懒?自认为不算懒人。细细想来,资质中庸而已,不能快速领悟门球的乐趣。

大前天,同队的老大哥精心布局,将两个球送到三门前。无论位置、距离、角度,都不可能出问题了。假如两只球顺利进门,便锁定胜局。假如再有一个撞柱,便是妥妥地大胜。对方已经做好失败的准备。

但见得本人出场。貌似很认真地瞄了又瞄,轻轻挥杆散带,球偏了,没能进门。怎么会这?一时间脑袋有点懵,抬头看了一眼队长。他见怪不怪,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没关系,把自己的球送进门就行”。他虽然无奈,又能怎样?心中想着再不能出错了。偏偏,怕啥来啥,一杆出手便知道偏了。眼睁睁看着已经到手的胜利,被生生断送。

老大哥倒是没说什么“想死的心都有了”,依然说“没关系、没关系”。可是怎么能没关系?竞技运动的本质,便是追求胜利,减少失败。如同探囊取物般的胜利就这样丢了,换了我,也要急眼。

队友们比我修养好,或者说已经无语了。他们脸上的失望表情,比骂两句还狠。讪讪地说着“对不起”,退到一旁。技不如人是一方面。不该有的失误是另一方面。球应该怎么打?队友与对手,应该是怎样的水平?

理说,与高手过招,失败也是学习。否则武大郎开饭店,不可能提高自身。对菜鸟级选手来说,能有幸与高手一起打配合,自然是极好的。但是,对高手来说,便是折磨了。毋需换位思考,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让他们陪着我等一起,不能提高自己球技,只能陪练。实在难为他们了。

好在,当我以小人之心猜度他们的君子之腹时,稍稍化解了一丝丝抱歉。他们在球场上对我们的碾压,多少也能收获些快乐。想到这里,自己甚至还有了一点点的小悲壮:我不垫底,谁垫底?他们能有成就与优越感啊。

本着阿Q的精神胜利法,自己一次次获得心理安慰,一次次走进球场“折磨”他们。鲜少获得胜利的本尊,很难说在打球时有多大的快乐可言。我们的教练偶尔会问我,“是不是喜欢上了门球?”我不知如何回答。

喜欢,是需要底气的。不是所有的喜欢,都可以轻松获得。教练很热心,很费心,很用心。有时候觉得打不好球都对不起教练的一片苦心。我多想说“我喜欢”!可是我不能说。本质上我这人不求甚解的心很重,玩东西始终本着“玩”的特质,靠船下篙。

这些日子,我的师兄们纷纷出彩。有的人甚至做到了一杆五分,打出了新境界。有的人什么球都能打。正撞击,多远都能撞上;闪带,隔一个球场也会精准带球。看他们打球,唯有羡慕。嫉妒恨吗?不!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自己不行,他们打得好,也是我们队的荣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不是吗?

今天下午,又和张先生打配合了。距离上次配合,已经过了半个多月。他看到了我的文字,故意不和我打了。我也少了担心,不害怕他再次因为我的臭球,产生“想死的心”!我们在球场见到,会心一笑,彼此安好。

今天的打配合,是“逼上梁山”的结果。以他的水平,什么样的球,都能打得风生水起。我战战兢兢,唯恐再一次臭球不断。是一场凉爽的风,吹去了本应有的紧张?像“福至心灵”一样的,每一杆球,都能打得可以看一眼了。在他的正确指导下,“准度”与“力度”,基本大差不差,少了很多“轰隆”出界与偏差,连不该进门的球,也“瞎猫逮个死耗子”似的,连滚带爬进了门。

或许,这几天师兄们的进步,激励了我;或许,教练的谆谆教导,在某一个时刻忽然被领会;或者,张先生今天的温和,让我不再紧张?反正,球场上的众位,都笑了。前两天被我毁掉两个进门球的老大哥,也鼓励我说,“今天打得不错”。

傍晚临别时,我自言自语说了一声,“今天有点小小成就感。”我们的会长于是给我布置了一篇作文,让我将感想记录下来。我知道,感想是假,“复盘”是真。棋类比赛结束,棋手们原地不动地复盘,对每一步得失进行总结,以期提高。

门球,应该也有这样的要求吧。于是,有了这样一篇自吹自擂的小文。希望,明天下午,我的练球,能保持住今天的水准。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