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纯新片遭狂批影后注水背景深厚不止小姨蒋雯丽

8月 17, 2022 新利体育18app

安徒生童话中,有一篇名叫《豌豆公主》,讲的是一位王子想娶一位真正的公主,如何验证真正的公主呢?在床榻上放一粒豌豆,然后再叠上二十张软垫和二十床鸭绒被,公主睡了一晚,竟然硌得全身发紫整夜没合眼,于是王子认定她就是真正的公主。

暂且先不讨论这则童话的寓意。试想,若是一个如此娇嫩皮肤的女孩子生在平民人家,人们是不是就不会称她为公主,而会指责她有公主病呢?同样的品质在皇室是高贵,在平民就是矫情了。

为什么要讲这则童话呢?因为新近上映的电影《第一炉香》女主马思纯,就是一位被很多人嘲讽不知人间疾苦的“豌豆公主”。

她在《第一炉香》中的表演被指离题万里,揣摩角色浅薄、表情管控溃败,把张爱玲演成了青春疼痛文学,批评电影的绝大多数火力都被她吸引。

1988年,安徽蚌埠一户人家传来喜讯,一位名叫蒋雯娟的妈妈诞下女婴,取名马思纯。同年,蒋雯娟的妹妹蒋雯丽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蒋雯丽对这个外甥女很是疼爱。

2000年,13岁的马思纯又出演了爆款电视剧《大宅门》,蒋雯丽饰白玉婷,马思纯演少年白玉婷。

19岁的时候,她还直接出现在了饶雪漫青春疼痛文学的封面上。要知道,饶雪漫当年可是一代人的校园阅读记忆,风头正盛。

心思细腻的马思纯初涉名利场,却并未钟情于表演。大学填报志愿,她选择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但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

最初的梦想遭遇挫折,母亲建议她转报播音系,果然被中国传媒大学录取,但这并未阻挡马思纯进军娱乐圈的脚步。

马思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强烈的冲动——她要演黎吧啦,那个抽烟、喝酒,在歌厅唱歌、跳舞,敢面对全校师生跟男生表白的「很有名的妞儿」。

当时,易胖体质的马思纯体重达60公斤,演技也并不成熟,试镜数次都以失败告终。

马思纯痛定思痛,20天怒减15斤,最后一次试戏还带上了底牌蒋雯娟,妈妈当着众人的面对她说:“纯纯,你再豁出去演一次,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之后饶雪漫还目击蒋雯娟现场表演“苦情戏”:纯纯从8岁就开始演戏,很多次都是你让我演我就演,你不让我演就算了。从没见她对一个角色如此投入,拼死拼活地要去争取,像中了什么邪一样!”

小姨蒋雯丽也很给力,直接在《左耳》中客串了一把。不过电影上映后口碑拉胯,豆瓣评分5.6,差点成了蒋雯丽职业生涯污点。

但对马思纯来说,《左耳》在票房上的成功和在市场上的话题度,为她带来了结结实实的曝光量,还助她和出演《师父》的小姨蒋雯丽双双入围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如果没有这个角色可能也不会有《七月与安生》,也不会有金马奖。”对于黎吧啦,她曾如此总结道。

蒋雯丽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这个小姨当得不合格,除了在自己导演的处女作《我们天上见》中让她演了一个小配角小翠外,都是让她自己在外面发展,自己和丈夫顾长卫帮助提携得不够。

2016年6月,影视公司首映时代增资扩股,引入顾长卫、蒋雯丽、马思纯等明星股东。

随后,长城影视计划以13.56亿元收购首映时代,蒋雯丽、顾长卫夫妇合计持有首映时代38.5%的股权,价值5.2亿元;马思纯持股8.74%,价值1.18亿元。

许多媒体说蒋雯丽给马思纯包了1亿多的大红包,真是中国好姨妈。其实引马思纯入股也相当于给蒋雯娟股份,总之肥水不流外人田。

可惜,后来长城公司对首映时代的收购方案遭证监会否决,蒋雯丽家族捞金梦碎。

时间来到2016年9月,《七月与安生》上映。这部电影成就了两个人——周冬雨和马思纯,金马奖最佳女主角诞下“双黄蛋”,两人共同攀上了人生中第一个事业高峰。

《七月与安生》和蒋雯丽有什么关系?这部电影主要投资人之一、嘉映影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覃宏,是蒋雯丽多年老友,曾投资顾长卫导演电影《最爱》。

那届金马奖评委会主席许鞍华,也曾欠覃宏一段恩情。当年许鞍华筹拍《黄金时代》,8年时间竟无人敢投,最后还是覃宏旗下公司站出来放血,项目才得以上马。其后这部半伪纪录半剧情的文艺电影票房惨败,奖项倒是揽获不少。

据传,当时金马最佳女主的竞争异常激烈,大热的主要是周冬雨和《我不是潘金莲》的范某冰,多轮投票两人仍交替领先、比分胶着。

之后许主席不顾金马执委长闻天祥反对,提出“马思纯和周冬雨珠联璧合,缺一不可”的概念,将马思纯和最热周冬雨捆绑,再进行一轮投票,结果三分之二的评委选择投给周冬雨和马思纯,这才有了最佳女主的“双黄蛋”。

在《锵锵三人行》上金马奖评委马家辉也说,金马现场无意间听到范冰冰黑着脸打电话:“很不幸没有拿到(影后),各方势力非常大。”

马思纯感谢周冬雨:“没有你我不会站在这里,当然没有我你也不会站在这里。”

周冬雨的发言则有些意味深长:“我们家没有拍电影的人,我感到特别光宗耀祖!”

忙着和欧豪谈恋爱的马思纯在2017-2018年接拍了两部戏,一部是和陈伟霆搭档的《橙红年代》,一部是徐克执导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这两部片子,都只达到了及格分。

周冬雨凭借《喜欢你》《后来的我们》《春风十里不如你》,火速打开知名度,成为新生代女演员中最受瞩目的一位。

与欧豪分手后马思纯开始认真搞事业,然而接的片子要么是非第一主演鲜有出彩的地方,如《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要么是口碑崩塌市场反馈不佳的烂片,如《大约在冬季》;要么是角色根本不适合自己硬接的片子,如开头所述《第一炉香》。

最致命的是,周冬雨在《七月与安生》之后,二度与导演曾国祥(曾志伟儿子)合作,凭借拿手哭戏在《少年的你》中技惊四座,狂揽香港电影金像奖和中国电影金鸡奖双影后,实现三金大满贯。

两人从过往在微博上秀晒炫、互称“最爱的人”,到不再有任何互动瓜葛、采访中淡漠提及,这样的转变,谁能说没有事业分叉的原因呢?

周冬雨如同风雨中的小草,自幼丧父,母亲带着他改嫁,过得比普通人生活还略差一些,当然这都是在遇到张艺谋之前。

所以周冬雨满脑子想的都是拼事业、改变命运、“光宗耀祖”,何况她有天赋更有灵气。

马思纯则如同温室里的小花,“皇族”身份让她在演艺圈一路开挂,是行走的资源咖。

她在某次采访中曾有过一段名言:“如果我要得到什么,就得去应酬、去奉承别人、去跟人吃饭,那我会觉得还是算了吧,我宁可不要。”

马思纯为什么会有如此底气?因为她不需要,奉承、应酬的事,已经有人帮她做了。

她会把张爱玲作品读成青春疼痛文学,因为在她的世界里,根本没有现实的利益算计和残酷无情,她只需沉溺在自己想象的风花雪月与伤春悲秋之中,自我感动。

她就像开头我们提到的豌豆公主:早已有人为她铺好了二十床被褥与二十床鸭绒,当门外还有无数人因无床可睡而露宿街头时,她在意的,只是床垫下压着的那粒豌豆。

饱受抑郁症困扰的马思纯,也许并不适合时刻被公众用放大镜观察的娱乐圈。这里是修罗场,有天赋、有能力、有野心的人,才能厮杀出一片天。

或许,当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豌豆公主”、嫁个好人平淡而幸福地过一辈子,才是马思纯最好的归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